RSS / 加入最愛 /



老酒品嚐前的收藏與修護辛酸史

老酒訊息/ 老酒品嚐前的收藏與修護辛酸史

一些名莊的傳奇年份酒可以在酒窖中陳放數十年。所有者願意陳放葡萄酒,主要來自兩大原因:一是酒的味道會變得更加優雅,二是酒的價值也會得到提升。但是,隨著時光流逝,一些酒的包裝外觀會受到歲月帶來的損害,如酒標受損、酒塞漏氣等。即使身處溫度和濕度都受到嚴格控制的酒窖裏,酒瓶的外觀也未必能夠完好無損,而且瓶中的酒也會有所減少。所以,一些行家就提出應該對這些老酒進行修復了。

 

專家建議這種修復應該在葡萄酒窖藏2530年時進行,因為25年至30年是優質軟木塞的平均壽命。酒莊建議的修復分為三個層次:一是更換已損壞的酒標;二是更換瓶塞、酒帽和酒標;三是如果瓶內酒位出現下降,還要向瓶內注入同年份的葡萄酒。對於喜歡收藏老酒的愛好者來說,這樣做有兩個好處:一方面,經過全面修復,可以延長葡萄酒的壽命。另一方面,轉手這些寶物時,價格會立即上漲。佳士得拍賣行酒品部主任Michael Ganne肯定地說,經過修復的老酒比其他略有受損或外觀不佳的酒售價要高出15%-20%

 

老酒收藏家的黃金年代

可是,如此精細的工作該找誰來做呢?隨著時間的推移,承諾對其老酒提供售後服務的酒莊越來越少了。著名的南特Cabinex事務所專家Robert Gorreteau遺憾地說。然而,只有酒莊才能夠驗證葡萄酒的真實性,對老酒進行修復,讓酒包裝外觀重現光彩,並避免造假的嫌疑。

 

 

大約二十年前,大多數名莊都向客戶提供這項售後服務。這樣做通常會錦上添花,但有時也適得其反。在充滿神秘色彩的酒窖裏,修復工序並不總是嚴格按照規則執行。位於聖于連產區寶嘉龍酒莊(ChâteauDucru-Beaucaillou)的合夥人Bruno Borie遺憾地表示:在某些酒莊裏,修復的條件不甚科學。酒窖主管用手去拿瓶塞,而且用手工打塞機封裝酒瓶。不用我說您也明白,這裏存在極高的細菌感染的風險。

 

 

也有一些酒莊十分樂意滿足葡萄酒愛好者的要求,無論他們在什麼地方。拉菲羅斯柴爾德集團(Domaine Barons de Rothschild)總經理Christophe Salin回憶說:我們曾有一段時間在美國組織修復葡萄酒的活動。酒窖主管到美國出差一個月,造訪好幾個大城市。酒莊預先通過報紙發出公告,說明可以修復哪些年份的酒,愛好者便可攜帶自己的葡萄酒去見他。對客戶來說,那真是一個黃金年代。

 

 

修與不修?

白馬酒莊的Pierre-Olivier Clouet鼓勵進行老酒修復。他表示:飲用一瓶經過修復的老酒能讓愛好者體驗一段難忘的經歷。而羅曼尼-康帝酒莊的共同所有人之一Aubert de Villaine停止對自己的酒進行修復。他說:所有要求修復的,目的都是為了拿去拍賣。

 

 

反對投機不是理由

那麼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原因讓本來已經成為慣例的做法變成了例外?一些著名酒莊的負責人列舉出一系列理由。首先是為了抵制投機行為。羅曼尼-康帝酒莊的共同所有人之一Aubert de Villaine說:當我們意識到,他們的目的基本都是為了把酒拿去拍賣時,我們便停止提供服務了。另一個原因是擔心要處理一些已經不符合酒莊標準的小年份酒,甚至是遇到假酒。這也是使很多酒莊失去積極性的原因之一。Christophe Salin說:從葡萄酒離開酒莊到再次回來的這段時間裏,我們不知道發生過什麼情況。我們既無法控制溫度也無法控制濕度。

 

 

還有人提到了老酒修復可能會引起的法律風險和麻煩。奧比昂酒莊的運營主管Jean-Philippe Delmas遺憾地說:不是我們不願意做這樣的事,而是不能做了。現在這件事變得太複雜了,可能會引起很多法律糾紛。某些酒莊主人甚至乾脆說:有些老酒的外觀有人認為有問題,可酒莊莊主認為狀況還算良好,為此進行的沒完沒了的爭論讓酒莊主人失去了耐心!

 

 

酒莊提出的這些理由是可以理解的,但反對投機那條或許不能成立,尤其是對波爾多的酒莊而言。因為如果說葡萄酒銷售鏈的各個環節:批發商、經紀人、拍賣商、投機者都曾從名酒交易價格飛漲中獲利的話,那麼酒莊應該是第一個獲利的人。1992年期酒上市時,拉菲酒莊1991年份酒批發價為28.30歐元,到2011年便飆升至490歐元。當然,這期間價格也有高低起伏,但畢竟在20年間翻了17倍!

 

 

這樣好的行情讓波爾多大多數酒莊都增加了收益,同時也促使他們對酒窖啟動大規模的翻修工程,負責白馬酒莊翻修工程的設計師Christian de Portzamparc和負責愛士圖爾酒莊翻修工程的設計師Jean-Michel Wilmotte所做的傳奇工作就是很好的證明。問題是既然所有參與各個環節的人都發了財,為什麼就不允許葡萄酒的私人購買者也借此東風呢?當然,我們可以對葡萄酒業界商業化的趨勢和一些客戶要求對其老酒進行修復僅是為了賺取增值等現象表示遺憾,但這是一個既成事實,掩蓋它也不能使它消失。

 

 

30年的葡萄酒必須喝了嗎?

老酒是否該修復這樣的棘手問題,讓法國很多名莊莊主爭論不休。他們當中大多數人認為,葡萄酒的命運不是用來賺錢的。Aubert de Villaine說:我們認為,我們的酒是供那些購買它的愛好者喝的,或是由飯店老闆買來放在餐桌上供客人喝的。如果瓶內的葡萄酒有所減少,酒標輕微受損,也許剛好說明現在是時候喝了。Christophe Salin說:如果一位元客戶拿著一瓶酒來找我們,裏面的葡萄酒已經降到瓶肩那裏,我們會告訴他,他該拿出開瓶器,把酒瓶打開,然後喝掉。

 

 

鑒於瓶塞的平均壽命只有30年,那麼是否意味著我們用極高價格買來的一瓶好酒就應該在30年的時候把它喝掉?至少白馬酒莊不這麼認為!伊甘酒莊和白馬酒莊的總經理Pierre Lurton強調說:如今,我們是最先能夠做到打開一瓶1929年的酒來品嘗的,為此我們感到非常自豪和激動。之所以能做到這樣,通常是因為這些老酒經過了修復。”Pierre Lurton認為具有良好的陳年潛力是其葡萄酒的一大優勢。從葡萄酒離開酒莊到它被打開時,這期間發生過什麼情況並不重要,只要瓶內的酒得到了保存就夠了。我們希望品嘗這瓶酒的人能夠獲得一次難忘的經歷。白馬酒莊年輕的技術總監Pierre-Olivier Clouet強調說。

 

 

哪些酒能得到酒莊的修復?

即使一位葡萄酒愛好者已經決定要對他久藏的葡萄酒進行修復,也未必真能辦得到。因為即便有一些酒莊,如白馬、伊甘或奧頌酒莊,能夠為老酒進行修復,但他們也不是什麼酒都接收的。Pierre-Olivier Clouet透露:客戶向我們提出的修復要求,我們僅承接其中的10%酒莊會對這些酒進行嚴格篩選。首先,客戶必須把葡萄酒的照片寄給酒莊。如果酒標損害得過於嚴重,瓶塞漏氣過多或瓶內的葡萄酒減少得過多,修復的要求將被立即拒絕。隨後,過關的客戶需親自帶著他那寶貴的酒到酒莊,並簽署一份合同,裏面詳細確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

 

 

葡萄酒安全交到酒莊之後,並不意味著萬事大吉了,因為酒窖主管要對瓶裏的酒進行鑒定,由他決定是否值得修復。Pierre Lurton說:達不到標準的酒將被封上一個圓錐型的瓶塞退還給客戶。這瓶酒將不再具有商業價值。如果進行全面修復,客戶還必須同意犧牲一瓶自己保存的同一年份酒以對其他瓶酒進行補充。在滿足了所有這些條件之後,那些老酒將享受真正的VIP服務。重塑新顏後,酒瓶將由如絲般的紙包裝好放進木質的箱子裏。它們的壽命還能延長2530年,其商業價值也將得到大大提高。

 

 

有時,一些名莊拒絕修復已經出售的酒,但卻對自己窖藏的酒進行修復。Christophe Salin承認:我們的確可以進行修復,但僅針對我們自己的酒。它們從未離開過酒莊,是歷史的見證。這個觀點也得到位於聖于連的二級莊寶嘉龍酒莊的贊同。該酒莊目前使用Paetzold公司研製的機器對自己窖藏的1920年至1978年的12000瓶酒進行修復。

 

 

售後服務把葡萄酒變成奢侈品

這種待遇上的不平等已經成為Robert Gorreteau論述自己觀點的有力論據。完全拒絕售後服務是不對的,同時對酒莊自己也是有所損害的。試問,一輛豪華轎車如果沒有售後服務,您還會買嗎?這位資深美食家問完後,自己響亮地回答道:答案當然是不!修復問題目前還未讓購買者感到不安。酒莊目前可以自己決定做或不做。一般來說,修復是免費的。在可以進行修復的酒莊,有的酒莊在標籤、瓶塞、酒帽上標注修復字樣,或者同時在這三處都標注修復字樣(沒有規定一定要標注)。但是,接替父親Robert工作的Emilie Gorreteau建議收藏家們注意,把真正用作投資的葡萄酒,即那些可能要經過修復的葡萄酒和其他葡萄酒區別開來。她主張:為了將來考慮,最好應該制訂一個售後章程,使愛好者能夠瞭解有哪些可能性。當然,提供這樣的售後服務將最終把高檔酒推入奢侈品(如路易威登或法拉利)的行列,並可能導致普通大眾對它們更加望塵莫及。

 

 

對老酒包裝進行美容的機器:Eternam

波爾多Paetzold公司研製出一台對老酒進行修復的機器。它的名字叫:Eternam。這台機器每天能夠處理300個瓶子。由三名工作人員進行操作。操作第一步,以機械方式除去瓶塞。有時要對瓶子進行分析。然後除去殘留的軟木屑,用同一年份的酒補充到被翻修的瓶內,並注入微量的二氧化硫以保證其正常陳化。之後重新壓入瓶塞。用鐳射刻寫瓶身以便日後的身份追蹤。每處理一瓶酒需支付3.5020歐元的機器租賃費。考慮到沉睡在酒窖裏的庫存老酒,特別是在波爾多,修復工作有可能要花費幾十萬歐元!

 

 

 

熱門標籤:整形漆彈教練搬家除蟲公司ISO9001:2015熱水器